爱吃汤圆的小面条

唔,这里大概是一个专门存文章的小号?总之特别喜欢的都会转载过来,以便随时都能看

维勇 《我可以画你的裸体吗?》(一)

好喜欢这篇文啊作者大大加油么么哒我会追的说

冰上的奶茶:

美术系教授维X芭蕾系学生勇


 


私设尤里是勇利舍友,同年生


 


感谢喜欢~




01.


 


“不许你碰我。”


 


他太美了,即使灯光如此昏暗,维克托也无法把眼睛从他身上移开。像猫一样伏趴在他身上的黑发青年轻笑着躲开他的吻,(这个恶魔,明明是他引诱他亲他的。距离近得二人的吐吸互相交融)青年的脸颊因为酒精而染上了玫红色,即使目光已经有些涣散,依然毫不犹豫的将扯开的领带扔到一边,开始试图解开衬衫纽扣。他的裤子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光滑的大腿轻轻磨蹭着维克托的腰腹部……


 


一粒致命的火星掉到了干柴中,熊熊大火顷刻而起——维克托挣扎着爬了起来——去拿画笔。


 


 


——“所以说,你把那个聚会上惹火的男孩带回家之后,干柴烈火的画了一晚上画?”


 


“哦闭嘴吧,克里斯。”维克托以手扶额。


 


02.


宛如行尸走肉般上完一天课程的胜生勇利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他无疑度过了糟糕的一天。清晨,伴随着强烈的头痛醒来,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公寓中,全身上下除了一条床单外一丝不挂,在差点迟到的情况下抓起衣物手忙脚乱冲出房门,直到坐上出租车才发现自己穿着明显大一号不属于自己的衬衫……最重要的是他完全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被披集拖去那个奇怪的聚会,然后记忆在他饮下不知第几杯香槟之后戛然而止……


 


所以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全校的梦中情人、知名画家兼美术系教授的尼基福罗夫先生会在下课时间出现在舞蹈教室门口?手里还拿着自己昨天丢失的衬衫和学生证?


 


冷静,胜生勇利。维克托正在朝这个方向微笑挥手,勇利听到自己身后同班的女孩儿发出了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他隐隐作痛的大脑已经完全不够用了,动物本能让他想要逃走。然而就在他试图若无其事的经过这个散发着炫目光芒的俄罗斯人时,一只有力的手拽住了他的胳膊——维克托把他拽到自己的面前,另一只手臂像是要防止他逃走一样牢牢环住他的腰。勇利彻底呆住了。


 


“Подождите. У меня просьба!”俄罗斯人有些急切的开口,依然没有放手,“可以让我画你的裸体吗?”


 


班级里鸦雀无声。


 


“虽然这样问已经晚了,”维克托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却仍然充满魅力的笑容,“毕竟我已经画过了。”


 


含蓄的日本人迅速石化成了一尊雕像。


 


03.


“所以!!!你昨晚没回宿舍是因为在彻夜给尼基福罗夫做裸模!!!!!!!!”


 


勇利不得不用手掩住耳朵来屏蔽尤里的尖叫。


 


“尤里奥,冷静点,我只是喝醉了……”


 


“在喝醉的情况下做裸模?听上去再正常不过了。”尤里高高挑起他的眉毛。“学校的BBS上现在充满了你俩的合照和八卦。 看!就是这张,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堵在教室门口。”


 


勇利扶住了墙壁。


 


“先不说这个,猪排饭,你给我清醒点,别随便答应陌生人这种类似性骚扰的请求!”


 


“当然,尤里奥,”勇利喃喃自语,“何况那可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啊。”


 


我最喜欢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他在心里默默补充,吐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






大家新年好~





评论

热度(428)

  1. 噗咚冰上的奶茶 转载了此文字